分节阅读_2(1 / 2)

针锋对决 水千丞 2125 字 2021-01-08

后我死了,这么大的家业谁来管?让你十三岁的弟弟还是十四岁的妹妹?就凭你这副不着调的德行,锻炼个三五年也未必能成材!”

原炀呼吸有些沉重,但依然只字未发,他不好跟自己的亲爹横,于是把怒气全都转嫁到了顾青裴身上,冰冷的目光落在顾青裴的脸上。

顾青裴尴尬地偏过了脸去,原立江在他上班的第一天就给他下了个套,他还不能不钻进去,因为这是董事长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,作为一个新上任高管,他完不成哪一个,也不能完不成第一个。

原立江继续喝道:“你奶奶临终前你答应她什么了?这就是你的态度?你可以转身就走,如果你走了,你不仅没个原家人的样子,还没个男人的样子!”

原炀冷冷地说:“我没打算走。”

原立江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,“倒茶去。”

原炀转身就倒茶去了。

顾青裴干笑道:“原董,您就算真要把他交给我管,也不能这么当我面呵斥不是,毕竟是孩子……”

“你别把他当孩子,他都二十二了,尤其别把他当我的孩子,该怎么管怎么管,绝对不要手软。你放心,有我给你撑腰,他不敢把你怎么样,这小子虽然混,但是有轻重的,那些风言风语你不要信。我这个儿子,虽然没上过大学,但是从小到大都是接受精英教育的,其实很聪明,懂的东西也不少,不会给你帮倒忙的。青裴啊,你不仅是个人才,还是个将才,我这个儿子就是个有能力但是没纪律的兵,我把他交给你,希望你多提点多教育他,你用你自己的方法教育,怎么教我一律不过问,我自己是真管不了他了,只能交给外人,你就当帮老哥一个忙,带带你这个侄子,行不行?”

顾青裴心里长叹一声,笑道:“原董您都这么说了,我哪里能拒绝,这件事您就放心交给我吧。不过,我确实有点顾虑,希望原董能给我吃个定心丸。”

原立江喜出望外,“你说。”

“像您说的,第一,我想怎么教就怎么教,您不能心疼。”

“绝对不会,这小子在部队受得苦更多,我巴不得他多吃苦。”

“好,第二,以后他不能花家里钱了,拿多少工资花多少。”

“没问题,不惯着他。”

“第三。”顾青裴笑了笑,“原董,他要真是个兵,那也是虎狼之兵,我是讲君子之道的,如果他跟我动手,我可吃不消,那我可就教不下去了。”

“不会,他知道轻重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好,原董,那您的大公子就交给我了,希望能不负您的信任。”

出去倒茶的原炀此时正好进来了,一抬眼就看到俩人正在握手,尽管没听到谈话内容,他也知道自己往后几个月的命运就被这么定下来了。

那个脸上一直挂着笑的男人看上去真他娘的虚伪,透着一股子装逼精英的味道,看着就让他烦,一想到自己要跟着这么个靠近了还能闻到香水味的玩意儿学习,他就直上火。

2、第二章...

原炀很不情愿地倒了两杯茶。

原立江把顾青裴让到沙发上坐下,打算跟他聊聊公司的情况,已经眼下就要马上开展的工作。

顾青裴摊开笔记本,一边听一边记。

原炀就坐在顾青裴旁边的沙发上,他视力非常好,隔着半人的距离依然能清晰地看到笔记本上的字迹,顾青裴的字很好看,尤其是用钢笔演绎出来的时候,线条粗犷,笔锋带着浓墨,一个字占了两行,苍劲饱满,很有力度。

原炀一直是很瞧不上对外表过度修饰的男人的。顾青裴浑身散发的虽然是纯男性的气质,但如果认真追究细节,总给人一种精品的感觉,这是在很多粗糙的男人身上看不到的,也是原炀不屑的,在部队的时候,他习惯了跟一屋子不修边幅的男人住在狗窝,乍看到顾青裴这种对生活质量追求的很细致的男人,就是看不惯、不舒服。所以他没有想到,顾青裴的字能写得这么有气势,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。

原立江正坐在原炀的斜对面,似乎发现了他的目光投放处,就抬头看了原炀一眼。

原炀感受到那种探究的目光后,马上抬起了下巴,慢悠悠地看了自己的老子一眼,百无聊赖地把脸转到一边儿去。

原立江道:“我和顾总说什么,你也听听,别不当回事,今天开始你就要在这里上班了,以后一切听从顾总指挥,把他的命令当做军令一样服从。”

原炀感觉眼皮直跳,心里升起一股火。他本身就是脾气极差的人,点火就着,此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。若不是他曾经在他奶奶临终前发誓,他绝对不在这里多呆一秒。

顾青裴摆摆手,“哎,原董,别这么严肃。虽然我比原炀大了十一二来岁,可我心态年轻啊,我更愿意跟他像朋友一样交流,而不是什么上下级的关系。”说完他还冲原炀和善地笑了笑。

可惜原炀并不买账,在他心里觉得顾青裴跟他不是一路人,他觉得没有理会的必要。

顾青裴把原炀的表情都收进眼底,心想想要和这个脾气大的太子党和平相处是不太可能了,对付原炀这种人,要么来软的,自己妥协,要么来硬气点儿,把人驯服了,其实哪种法子都不好,因为他都没什么把握,原炀跟他以前对付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,这真是个烫手山芋,原立江给他那么多钱,可真是毫不客气地打算物尽其用了。

顾青裴决定还是先采用以德服人、以理服人的方式,尝试着驯化一下,但是同时态度不能软,他必须在公司立威,如果一来就被原炀给熊住了,那以后就没法管人了。如果不成功,那么最粗暴的方法只能是把原炀激怒了揍他一顿,他就有理由让原炀滚蛋了,付出一点肉体代价能换来以后的风平浪静,也是下策中的上上策了。

有了基本思路之后,顾青裴心里稳了不少,对于原炀的冷漠态度不以为意,“原炀,以后在公司咱们还是要正式一些,但是私下里你可以叫我叔叔。”

原炀皱了皱眉,“你多大了?”

这是原炀跟顾青裴说的第一句话。

顾青裴笑道:“三十三。”

原炀心想这小子真会占便宜,一张嘴就大一辈,“比我大十一岁让我管你叫叔?等你长到我爸那么大再说吧。”

原立江喝道:“说什么呢,有没有礼貌!”

原炀冷哼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