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_5(1 / 2)

针锋对决 水千丞 2015 字 2021-01-08

具,给原炀当办公室。

这个秘书办公室虽然不小,但是被夹在总裁办公室和外场办公室中间,没有窗户,显得有些压抑,原炀看了一眼就撇了撇嘴,直接跟着顾青裴进总裁办公室了。

顾青裴正在翻阅他叫张霞送过来的一些人事资料,抬头看了他一眼,“有事吗?”

原炀打了个哈欠,直接歪倒在他的沙发上,闭着眼睛想睡一会儿。

顾青裴看了看表,“按照正常上班程序,给你一个半小时午休时间。”

“别吵。”

顾青裴支着下巴,看着原炀无处可放只好耷拉在沙发外的长腿,眯起了眼睛。这小子虽然性格挺烦人,长得倒真是好看,可惜了。

“你要睡就进屋睡吧,我里面有床,你睡在我沙发上像什么样子。”

原炀站了起来,毫不客气地绕过他的办公桌,进了里屋的午睡间,并“砰”地一声带上了门。

顾青裴继续看人事资料,过了一会儿,他桌上的电话响了。

他拿起电话,“喂?”

“喂,顾总。”

“哎,原董。”

“那小子呢?”

“还在公司呆着呢。”

“不错,今天能呆住就不错。你做得对,以后一有情况,马上就告诉我,咱们两个一起治治他,他年纪小,非常不懂事,如果言语上有得罪的地方,希望你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“不会的,我相信这个孩子是讲道理的,而且绝对是个可塑之才,只是现在逆反心理比较重,以后就好了。”

“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。他要是不老实,你就告诉我。”

“好,原董请放心。”

挂上电话后,顾青裴从电脑里打开一个轻音乐的专辑,靠在舒服地老板椅里,闭着眼睛休息。

他双手交叠在肚子上,手指没有意识地点着自己的手背,大脑快速地思考着。

原炀比他想象中还要倔强,而且非常不近人情,是块硬的不得了的破石头,会给他添很多麻烦,尤其是在以后的工作中,难保不会当众让他难堪,看来怀柔政策未必能凑效,能一次性解决的途径,就是把原炀彻底惹毛了,他自己应该会想办法滚蛋。

虽然可能会付出一些代价,不过总比一直留着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好,他有很繁重的任务需要完成,实在没时间给人带孩子玩儿。

顾青裴决定再观察几日,如果原炀实在顽固不化,他就只能用点儿强硬手段了。想到这里,他拿起自己的手机,走到了阳台外面,关上门后,给原立江又去了个电话。

“喂,原董,有个事我想问您一下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原炀的资金来源是您提供的吗?”

“他跟朋友有几个餐厅和会所,他自己不经营,只拿股份,规模虽然不算很大,倒是也不缺钱,不过最初的投资资金是我给的。”

“原董,想让他听话,就不能让他有钱花,不然他什么都不用担心。”

原立江停顿了一会儿,“你说得有道理,不过这个操作起来有点困难,那些产业都是他自己的。”

“其实一点都不困难,我看得出来,原炀这个孩子,自尊心非常强,您直接管他要吧,本金是您的,所有投资所得都该是您的,让他自己创业去。”

原立江虽然在商场上是个雷厉风行的决策者,可是私底下有点喜欢惯孩子,要不然也不会把原炀惯成这样,虽然他现在态度比较强硬,可那始终是自己儿子,他一听到顾青裴这么说,当即就有点犹豫。

“这个,你说得有道理,就是……”

顾青裴笑了,“原董舍不得?”

原立江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不能舍不得,就按你说的吧,今天我把他叫回家来。顾总啊,你这招不错,我也挺想看看这小子能是什么反应的。”

顾青裴调笑道:“感谢原董对我工作的大力支持。”

他打完电话后,回了办公室,继续看他的资料。

看了一会儿,他抬起头,发现已经四点了,原炀已经睡了快两个小时。

顾青裴也站起来伸展了下身体,然后打开了午睡间的门。

一进屋他就愣住了。

原炀只穿了内裤,衣服鞋都扔在一边儿,抱着被子睡着正香。

那腰,那胸,那腿,简直挑不出半点瑕疵来。顾青裴本着不看白不看的态度,欣赏了两秒,这时原炀听到动静也醒了,警惕地睁开眼睛,转头看向他。

顾青裴摇了摇头,“真把这儿当自己家啊,衣服都脱了。”

原炀有个不算毛病的毛病,就是睡觉不爱穿衣服。他妈小时候老是吓唬他,说睡觉穿衣服不长个子,今天是顾虑到不在自己家,他还穿了条内裤,以前在部队,都是光着屁股走来走去的。

他也懒得解释,翻了个身盖上被子,不耐烦地说:“干什么。”

“一小时四十分钟,你还不起来,打算睡到什么时候。”

“睡饱。”

顾青裴哭笑不得,“马上起来。”

原炀睡得正香,起床气大着呢,闷声道:“滚。”

“睡迷糊了?你现在睡的是我的床,起来。”顾青裴被他那个“滚”字郁闷得不轻,心想就这种招人烦的东西,如果不是生对了人家,凭什么敢这么嚣张跋扈。

他想也没想,伸手就想去拽原炀的被子。

手还没碰到被角,原炀猛地转身,在顾青裴惊讶地目光中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,猛地将他按倒在床上,原炀整个人在同时弹了起来,以擒拿的手势制住了顾青裴。

原炀只穿了条平角内裤,大半个身子赤裸地坐在顾青裴身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顾青裴,两人四目相接,火药味儿十足。

顾青裴双目圆瞪,厉声道:“放开我,你是不是有毛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