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节阅读_8(1 / 2)

针锋对决 水千丞 2009 字 2021-01-08

,进来吧。”

小阳刚要上车,俩人余光中有什么东西一闪,接近着小阳就被拎着脖领子拽到了一边,把他吓得叫了一声。

顾青裴猛地转身,一下子撞上了原炀那张满带戏谑的脸。

顾青裴惊讶地看着他,原炀歪着嘴角笑了笑,“顾总,挺潇洒啊,不到半夜就出来觅食。”

被甩到一边的小阳刚想发火,一看到原炀那个头,顿时不吭声了。

顾青裴迅速冷静下来,“原炀,你真是缺乏教养。”他走到小阳身边问道:“你没摔着吧。”

小阳委屈地摇了摇头,敢怒不敢言。

“没事就好,咱们走吧。”顾青裴想带赶紧走,原炀却挡在车门前,一只手搭在车门上,眯着眼睛看着他们,顾青裴皱眉看了原炀一眼,“让开。”

“顾总,怎么说走就走呢,不用我送你回家吗?”

“已经下班了,不需要。”

“那怎么成,你喝酒了吧?”

顾青裴讽刺地说:“跟你比起来,我喝的就是白开水。”隔得老远他都能闻到原炀身上的酒味儿。

“对了,上次你还说跟我拼酒呢,就今天吧。”

顾青裴皱起眉,“我没空,你到底让不让开。”

“我不让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这完全就是找茬了。顾青裴憋着一股火,想扇原炀两巴掌。这小兔崽子太他妈烦人了,还好不是他儿子。

小阳轻声说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顾青裴扶着他的腰,“别,我送你吧,我们打车。”

说完他拉着小阳想去打车。

原炀一个跨步上前,一把抓住了顾青裴的胳膊,暧昧地低笑:“顾总,以咱们俩的关系,你当着我的面儿找别的男人,合适吗?”

顾青裴身体一震。虽然抱着点儿期望,希望原炀不要想歪,不过这样的环境结合这样的人,除非是傻子,不然不可能看不出来他和小阳是要干什么去。

尽管被原炀知道了自己的性向,是个不小的麻烦,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,发愁也没用,他迅速调整好心态,他不信自己应付不了原炀。

他转身笑道:“小原,你说我们俩是什么关系来着?”

“顾总,不带这么过河拆桥的,再说我还有问题想问你呢,你和他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我们是朋友。”

“哦,你的朋友都跟你挽着胳膊走路?”原炀想到刚才的情景,忍不住笑了出来,顾青裴不但是个gay,还是个品味如此差劲的,这种娘了吧唧的小男孩儿,就是他喜欢的类型?

“是,我就喜欢和我的朋友挽着胳膊走路,道这么宽,挡不着你吧?”

原炀露出恶劣地笑容:“我说挡得着就挡得着。”他一伸手,推了小阳一把,换上一副凶恶的表情,厉声道:“别他妈碰我的人,滚。”

小阳吓得转身就跑了。

顾青裴脸都绿了。

11、第十一章...

无辜的小美男跑了之后,顾青裴心里这个来气。电话都没留一个呢,就被原炀这个神经病吓唬跑了。

他眯着眼睛看着原炀,“原公子,这话什么意思啊?我记得咱俩还没到那个关系吧。”

原炀甩了甩手里的车钥匙,邪气地一笑,“顾总,你挺让我失望的,我还以为你这幅精英形象,应该能保持挺久的,没想到我才认识你第四天,你就让我撞见这么好玩儿的事儿。”

顾青裴坦然一笑,“怎么了?这是我的私生活,跟我的形象有什么关系?”

“顾总的私生活真精彩,怎么样?用不用我给你宣传宣传?”

顾青裴笑道:“你想拿这个威胁我,太小看我了。你宣传去吧,无所谓,我没偷没抢没碍着别人,没什么不可见人的。倒是你,原炀,你要是真的这么做,未免太不磊落。”

原炀冷笑一声,“我什么时候成了磊落的人了?我告诉你,我做事就一个原则,看我高不高兴。我倒是想知道,你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,一点儿都不在乎。”

顾青裴挑衅地一扬眉,“尽管去试试。”

原炀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,转身往对街走去。

原炀走后,顾青裴长长呼出一口气,坐进车里后,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,靠坐在座椅里,沉默地看着仪表盘。

时间来得太突然,他确实有一点心慌。

必须提前做好应对各种危急情况的准备,从现在开始。

他确实并非像自己说的那么潇洒,可以全然不在乎,但他的在意程度,还不到可以让原炀威胁他的地步。

不过,这件事他需要重新权衡一下利弊。

如果他的性向问题真的曝光了,确实会给他带来不小的影响,代价可大可小,完全没法预估,似乎不值得为了这个,非得跟原炀去硬碰硬。俩人斗到现在,很大程度上已经是男人的征服天性在作祟,谁都想把对方制服,谁都不愿意先服输。

这种争强好胜的心态,每个男人都会有,但顾青裴可以克制,尤其是为了获得更大利益所得的时候,什么私人情欲都应该被克制。

仅仅是为了能够制服原炀,换来自己的性向被披露的风险,显然不太划算。不过如果他真的就此妥协,以后在公司里原炀会无法无天,他一手建立起来的体制,却无法对一个原炀产生约束,这对他的管理工作非常不利。

这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。

话又说回来,空口无凭,原炀就算说了又有几个人信呢,他应该没那么蠢,自己暂时还是安全的。

也许下个星期一应该找他谈谈,适当做出一点让步?不行,这样反而让原炀知道自己心里没底,恐怕会得寸进尺。

顾青裴回家之后,风花雪月的心情已经被彻底扫进了垃圾桶,剩下的是一肚子的郁闷。怎么就这么准呢,北京这么大,人口这么多,他从来没在gay吧遇见过认识的人,怎么就会刚巧碰上原炀呢?

原炀不会是跟踪他吧。

他甩了甩脑袋,觉得自己的想法愈发可笑了。因为事出突然,他一时有些乱了阵脚,这可不行,不能让原炀这样的兔崽子威胁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