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一 迟来的假期(1 / 2)

针锋对决 水千丞 3190 字 2021-01-08

自打俩人重归于好,一直过着蜜里调油的幸福生活。

因为他们各自上班的地方相距有点远,原炀嫌工作日早出晚归和顾青裴见面时间太少,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鼓吹顾青裴把办公室搬到他的写字楼里。他那栋二十多层的写字楼,自己的公司占了十层,里面还驻扎着几家公司,对于顾青裴这样规模不大的公司来说,完全有足够的空间容纳。

而且,还不收租金。

原炀以为这么划算的买卖顾青裴一定会同意,没想到他得到的是毫不犹豫的回绝。

原炀毛了,“为什么?凭什么?我一分钱不收你的让你免费用那么好地段的写字楼,你还不要,你缺心眼儿啊?”

顾青裴正靠在藤椅里看书,他闻言眉头都没抬一下,修长的手指夹着薄薄的书页,轻轻翻了过去,他平静地说:“我不想一整天都看到你。”

原炀一把抽走他的书,“找抽呢是吧,不想看到我?”

顾青裴懒懒地一笑,“只是不想24小时都看到,我们天天睡一张床,连工作时间都要见到你,你不觉得烦吗,保持一点新鲜感不好吗?”

原炀眯起眼睛,“你天天看着我嫌烦是吗?”

顾青裴无奈道: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,原炀,你该断奶了。”

原炀霸道地说:“我就不断,我就要随时能看到你。”

顾青裴拍了拍他的脸蛋,“乖,别闹了,把书给我。”

原炀抓着他的手,欺身吻住他的唇,顾青裴眼里闪过笑意,一边摸着原炀的头发,一边回应着这个温柔的吻。

原炀用额头顶着他的额头,轻声道:“搬过来吧,你一忙起来中午就忘了吃饭,你以为我有时间天天看着你啊,我只是想看着你吃午饭而已。”

顾青裴心头涌上一股暖流,他笑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,从你第一次说的时候我就认真考虑过了,我不打算搬,我们两个离得太近了,并不是好事,你毕竟是原家的人,你要注意影响,就算不是为了自己注意,也是为了你的家人。”

原炀叹了口气,满脸失望,但他知道,顾青裴说得有道理,俩人在公共场合接触久了,不免会被有心人看出来,传些风言风语,这对他们俩没有任何好处。他们虽然不至于极力隐瞒,但也绝不想人尽皆知,只想低调地一起生活。

原炀无奈道:“如果让我知道你中午又不吃饭,我就揍你。”

顾青裴轻笑道:“算了吧,也没见你舍得揍我。”

原炀拍了拍他的屁股,咧嘴一笑,“对,我舍不得,所以我上你就够了。”

顾青裴搂住他的脖子,轻轻碰着他的嘴唇,“哎,跟你商量个事儿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前天,王晋给我介绍了一个海南沉香协会的会长,他在……”

“嗯?”原炀还没等他说完,就粗暴地打断了,“你见王晋了?”

“你关注一下重点成吗?”

“重点不是你见王晋了吗?”

顾青裴“啧”了一声,“重点是我听了会长的介绍,突然对沉香挺感兴趣的,想跟王晋去海南投资几亩地,种些沉香,种些黄花梨,挺有意思吧?”

“有意思个屁啊,我除了‘王晋’这两个字其他一概没听见,你们见面干什么了?说什么了?”原炀醋劲儿大发,满脸不乐意。

顾青裴悻悻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这孩子,真是……懒得跟你说了。”

“不行,我现在要跟你说,你跟着他瞎折腾什么呀,手里的项目还不够你忙的啊?跑那么大老远投资,你闲得慌是不是?我同意了吗?”原炀抬起下巴,霸道地看着他。

“嘿,我花我的钱还得你同意?”

“跟钱没关系,你是我媳妇儿,你随随便便跟个男的跑小岛不知道干什么去,难道不得我不同意?操,我又想起来你们俩去塞班度假那事儿了,够膈应我一辈子的。”原炀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。

顾青裴一看他又要找事儿,识时务者为俊杰,忙道:“行了行了,不去就不去,你说得对,我手头还有好多项目呢,我困了,我睡个午觉去。”

原炀一把把他按回椅子里,冷哼一声,“晚了。”

“你要干嘛?”

“收拾东西,咱们也去度假去。上次那趟,本来就是咱俩的假期,结果被王晋那老小子给占了便宜,咱们认识这么久,还没一起出去玩儿过呢,也别计划了,就明天,还去塞班岛。”

“我说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呢,我下星期一还有个谈判呢。”

“推迟,就明天去了,你要是不同意,明儿我就不让你出门。”原炀无赖本性暴露无遗。

顾青裴哭笑不得,“我跟你讲道理行不行?”

“不行,我不讲道理。”

顾青裴彻底无奈了,他这人除去工作的原因,很少在多余的事情上浪费口舌,眼看原炀那流氓脾气又上来了,他知道自己拧不过,只好同意了。

原炀高兴地打电话给助理,安排好一切,然后吹着口哨进屋给收拾俩人的行李去了。

晚上,助理给原炀打电话,原炀正在洗澡,顾青裴给接了,助理知道俩人的关系,也就不避讳地说:“顾总,过年期间机票紧张,三天之内去塞班岛的头等舱都没票了,您看怎么办呢?”

“那正好不去了呗。”

助理苦笑道:“我估计原总不能答应。”

“我估计也是。”原炀的脾气比驴还倔,说了要做什么,就非做不可,“行了,我和他说吧。”

等原炀出来顾青裴就笑着把事情说了,然后还安慰他,“等过两个月再去吧,现在去人太多,何必赶这种节日。”

原炀全身上下就围了条浴巾,精壮的赤裸的胸膛上还挂着没擦干的水珠,顾青裴眯着眼睛看着他,想骑到他身上,把那水珠舔干净。

原炀正擦着头发,没注意他的眼神,闻言把毛巾扔到了一边儿,走过去捏着顾青裴的脸,“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就不用去了?美得你,我找彭放借下他们家的飞机,明天一早就出发。”

顾青裴皱眉道:“你可真能折腾。”

原炀把他压倒在沙发里,坏笑道:“等到了塞班岛,我就跟你拍八百张照片,一张一张传给王晋看,我馋死他。”

顾青裴讪讪道:“又想撒播艳照了是吗?”语气有几分揶揄,也有几分警告。

原炀立刻紧张了起来,“我随口说说的,你别瞎想。”

顾青裴想推开他,“你别乱来就行。”

原炀搂着他不松手,“你不许瞎想,我知道,这事儿是咱们俩心里的疙瘩,你要是不痛快,你就往我身上撒气,打骂随你行吗?就是别憋着。”

顾青裴笑了笑,“都是你乱说话,害我想起来了,知道错了吗?”

“知道了。”原炀舔了舔他的鼻子,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顾青裴,“别想这个了,想我们的两人假期吧。”

顾青裴也不想破坏气氛,强迫自己把心里的担忧和不快给挤了出去,他的手指穿插在原炀湿漉漉的头发里,用牙齿轻轻咬着原炀的唇角,低笑着说:“美男出浴呀,嗯?让我尝尝是不是特别香。”

原炀含住他的下唇,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……

原炀给彭放打电话的时候,被他骂了一顿,说你是不是以为全宇宙都我老彭家的,爱飞哪儿飞哪儿,原炀撂下一句尽快办好,就把麻烦推给他了。

彭放还是很够哥们儿意思的,虽然行程推迟了两天,但还是把手续办好了。

俩人一上飞机,就被铺满整个机舱的玫瑰花给镇住了,机舱中央还拉了一个横幅,上书:新婚快乐。

顾青裴忍不住笑了,“你干的?”

原炀一脸窘迫,“真不是。”

“你还不好意思承认啊?”顾青裴口气里满是揶揄。

原炀哭笑不得,“真不是我,肯定是彭放那小子。”他掏出电话给彭放拨了过去。

彭放在那头一个劲儿的贼笑,还邀功,“怎么样,有气氛吧?”

原炀笑骂道:“气氛个屁,差点儿熏死我,走路都咯脚。”

“嘿,爷费这么大劲儿,你还不感激是不是?”

“我谢谢你啊。”原炀看着那个横幅,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,“等我们回来请你喝喜酒。”

彭放笑骂道:“臭不要脸。先说好了啊,你们这趟我全包了,当我送你的结婚礼物了,以后我结婚,你得给我包个更大的。”

“放心吧,包个撑死你小子的。”

挂了电话,原炀含笑看了顾青裴一眼,眼中竟有一丝羞涩。

顾青裴的嘴角也止不住地上扬,这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,让人甜到了心尖儿上。

原炀刚想抱着顾青裴好好亲一口,机长带着四个机组人员来跟他们问好了,并且给他们准备了点心和红酒。

飞机平稳起飞后,原炀笑道:“这玩意儿不错吧,你喜欢吗?咱们也买一架怎么样?”

顾青裴摇了摇头,“不实用。”

“确实,使用频率肯定不高。”

“养护费也不是一笔小数目。”顾青裴眯着眼睛打量着奢华的机舱内部,“彭放倒真会享受。”

“非常会享受,以前经常带着一群模特在飞机上开Party。”

顾青裴斜斜扫了他一眼,“你也参与过?”Party的内容,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。

原炀勾唇一笑,“你吃醋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