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三八章:惊变和囚禁(1 / 2)

“什么,你要带婵儿走?”

钟弦当夜就找到了王允,两人在后院某个无人的角落里驻足。

王允刚刚喝了不少酒,但还没有到醉酒的地步,见钟弦要走,还要带钟蝉离开,他愣住了。

当初,王允之所以收留钟蝉,实际上是他另有所图。

他倒是不贪图美色,但他不喜美色,这世上喜好美色人多去。

他当时见到年岁尚幼的钟婵时,就已经料定,这个小姑娘以后一定会是妲己、褒姒那样的存在,故而他才会冒着风险保下一个小姑娘,否则凭钟弦与他的交情,还不至于让他出面。

钟弦还以为他仗义,真正仗义的话,当初王允就连他和其他家人一起保下了,凭借王允太原王氏嫡系出身,再加上官职也不低,朝中也有人,保下钟氏一族绰绰有余。

钟弦有些难以为情的比划道:“如今洛阳局势动乱,各郡又烽烟不断,唯独河东还算太平,我想带婵儿去避难。

王允眉头紧锁,看着天边的繁星,沉默了下来。

良久,王允脸色才回复往日的温和,笑着说道:“也好,婵儿这孩子乖巧懂事,我一向是视如己出,如今洛阳确实是够乱的,你要带她离开也是为了她好。”

钟弦闻言一喜,以为王允答应了,当即就躬身拜谢。

只是,下一刻。

王允脸色大变,突然抽出腰间的配件(古代士大夫都有佩剑的习惯)猛的朝钟弦腹部刺去

这一下很是突然,钟弦刚好弯腰行礼没有看到,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王允一脸狰狞的看着他,蹙眉道:“抱歉了,婵儿我另有大用,不能让你带走,也不能让你乱了我的大计。”“呃:呃....”钟弦死死抓住王允的手臂,奋力将他手中的短剑从肚子里拔出。

王允毕竟年岁大了些,又喝了酒,一时不察被钟弦挣脱了开来,正要再补刀的时候,钟弦抡起巴掌就朝他扇了过来,‘啪’一下将王允打退了几步,转身就跑。

王允见状,脸色大变,顾不得脸上火烧火燎的疼痛,强势喝道:“你若敢坏我好事,我定叫你们父女二人生不如死!”

王允本想朝女儿闺房跑去,听到这句话,捂着肚子回头看向王允,双目充血的盯着他,可惜他不能说话,看了一会儿后,他拔腿就朝一旁的围墙跑去,借助假山翻过围墙消失不见。

王允回过神来,急忙叫来护院去追。

可是,折腾到了半夜,得到的消息是追丢了。

王允在书房里大发雷霆,想着该如何安抚好钟婵,这丫头若是得知父亲被自己伤了,估计接下来的计划....想着想着,王允突然计上心头,何不借力使力!

翌日。

天刚亮,山野薄雾渐渐散开。

洛阳城二十里外的一处破败小村庄。

“咳咳咳呕

钟弦扒拉开身上的草席,一口鲜血吐出,整张脸看上去煞白煞白的。

肚子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,在塞外求生多年,这点伤势对他来说不过小菜一碟。